${channel_name!""}
东北新闻网
北斗融媒
您当前的位置 :东北新闻网>>财经频道>>财经商会
聚焦辽宁企业家│向“芯”而行

2022-06-22 09:17:28 来源:辽宁日报 分享到:

  夏日,锦州市太和区解放西路94号,大院里草木苍翠,斑驳的平房掩映其间,老式水塔高耸,岁月的痕迹清晰可辨。

  这个锦州当地人很少注目的地方,却总会激起潘连胜的情感涟漪。每次路过,他都不自觉地放慢车速,抑或停车向里眺望一番。

  这里,是他创业的第一站,圆梦“技术报国”的“启航点”。

  58岁的潘连胜,人生经历恰如其名。

  17岁考入北京航空学院(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),而后北上哈尔滨工业大学读研;1993年,赴日工作学习,1998年拿下日本早稻田大学工学博士学位,继而在日本从事半导体材料研产销工作。2013年,回国创业,不足十年便将企业打造成年产值数亿元的上市公司,国家高新技术企业、国家专精特新“小巨人”企业,是辽宁企业界一只快速奔跑的“瞪羚”。

  潘连胜,确实步步“连胜”。

  然而,人生哪有轻松的“胜”,外人眼中的“幸运”,背后是潘连胜多年来的苦苦耕耘。

  技术报国

  出生于福建省南安市一个偏僻山村,潘连胜孩提时代对“幸福生活”的全部理解就是“吃饱饭,有鞋穿”。幸运的是,身为乡村教师的父母给了他对知识的尊重和渴望。贫苦的生活环境令他坚定了奋斗方向:努力读书,走出大山。

  于是,在童年伙伴四处疯玩的时候,潘连胜边放牛边看书,课本里一篇《我爱北京天安门》在他心中埋下“一定要到北京读大学”的种子。岁月不负赶路人,1981年夏天,他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,在十里八乡轰动一时。1993年,潘连胜走出国门,继续在材料学科领域攀登高峰。

  在日本的20年,目睹两国间工业科技和工艺的巨大差距,尤其是看到国内半导体产品进口逐年增加,潘连胜心中有了清晰的答案:回国!尽己所学,为国家的半导体事业添砖加瓦!

  彼时,半导体产业在国内尚不成熟,潘连胜接连踏访国内13座城市,最终在锦州开启了他的半导体创业之路。

  为何是锦州?面对众人的疑惑,潘连胜笑言:是“机”和“缘”。

  锦州是中国最早的单晶硅生产基地,有众多熟悉真空高温炉及硬脆材料加工工艺的技术工人,此乃“机”。潘连胜之前供职的日企,曾技术援助过锦州企业,此乃“缘”。

  创业之初,潘连胜想投资生产晶圆,俗称“硅片”。他形象地比喻说:“若制造芯片是绣花,晶圆就是绣花用的白布。”

  可是,晶圆的投资门槛太高——起步就得10亿元!潘连胜退而求其次,切入投资较小、起步较快的集成电路刻蚀用单晶硅材料这一细分领域,徐图缓进。

  在解放西路94号,潘连胜带领十多位日本技术专家,用借来的厂房和设备,再加上借来的10名工人,办起了公司,真可谓“筚路蓝缕,以启山林”。

  困难显而易见,老设备操控精度差,技术参数不达标。“反复试验,改造零部件,添加传感器,让它们慢慢顺手。”潘连胜回忆道。

  心怀梦想,潘连胜每天都有使不完的劲儿。但“山穷水尽”“九死一生”总是与创业者如影随形。

  这边研发不断投入,产品还未通过漫长的客户认定,资金却慢慢见了底。潘连胜清楚记得,公司第一年销售额不足百万元,连支付专家的工资都不够,回家向妻子求助,家里所剩也只有不到6000元,还要维持全家人的生活。无奈之下,他向朋友借钱渡过了难关。

  潘连胜带领研发团队一鼓作气、不舍昼夜地工作,企业在大尺寸单晶硅的制造技术和工艺上,逐渐取得骄人成绩,纯度高达99.999999999%。其“无磁场大直径单晶硅制造技术”“固液共存界面控制技术”等,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。

  十年磨剑,初露锋芒!

  “神工”匠心

  “神工”取名于成语鬼斧神工,寓意技艺高超。这正是潘连胜的追求。

  半导体行业素有“三高”特征——资金门槛高、技术壁垒高、市场门槛高。闯关,需要过人的智慧和毅力。能够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20多年,并取得连战连捷的佳绩,潘连胜手中必然握有“撒手锏”。

  “专家团队是我攻克技术壁垒的法宝。”潘连胜分享经验。当时,日本半导体行业恰逢波谷,企业关停并转潮涌,在“圈内”人脉甚广的潘连胜挥旗创业,众人追随。

  一次成功的人才“抄底”,为神工股份追赶先进缩短了时间。生产线上捷报频传:14英寸至19英寸硅单晶体量产陆续达成,22英寸硅单晶体也成功出产……

  接连迈过资金、技术两道难关后,市场的高门槛又横亘在面前。

  产品卖给谁?就在很多人为潘连胜发愁时,他却下了一着险棋:主攻日韩。技术自信,是他倚仗的最大王牌。

  籍籍无名的小小“神工”,如何赢得日韩客户青睐?潘连胜的“秘诀”并不复杂:“半导体产业发达的地方,对新产品的认证有系统经验。我们的产品品质高、稳定性好、良品率高,价格也有优势。”

  一着险棋,换来满盘皆活。创业至今,神工股份的产品出口比例始终稳定在90%以上。

  来自锦州的“小巨人”,挤进全球产业链,离不开匠心坚守。

  理工科人特有的精细劲儿,在潘连胜身上总会有充分的体现,公司上下无人不晓。看到年轻员工进车间换的鞋未放好,他会一一摆放整齐;员工活动室设计、食堂饭菜质量管理,他也要亲力亲为。

  对此,潘连胜有自己的逻辑:硅产品以稳定性和良品率取胜,若每道工序满足于99%,10道工序过后合格率只能有90%出头,制度和规程并不能解决产品稳定性的问题,关键在于员工的工作态度和行为习惯,任何行业、岗位都需要工匠。

  对客户的经营,潘连胜同样精细有加。

  “公司好不好?把评判权交给客户,他们用钱买你的产品,就是最好的背书。”这个理念,潘连胜一直在向员工灌输,因为企业与客户之间的纽带,永远是好产品和好服务。

  去年,受供货紧张和疫情影响,神工一批发往日本的产品船运时间拉长,为不耽误客户生产,潘连胜当即拍板:走空运!而这么做,要多花几十万元运费。

  急客户所急、想客户所想,甚至不惜“吃亏”。以技术见长的潘连胜,对市场的理解也有自己的哲学。

  新的“长征”

  在半导体产业链中,国内与国际,差距小的是封装测试,差距中等的是芯片制造,差距最大的仍是设备和材料。

  2018年,国际形势风云变幻。起步较晚的国内半导体产业,“卡脖子”问题颇多。身为从业者,潘连胜同样忧心忡忡:“如果制造芯片所需的基础材料被‘卡脖子’,追赶将变得更加艰难。”

  改变迫在眉睫,出路只有一条:强壮自己。

  刻蚀用单晶硅材料,全球每年市场规模约四五十亿元,虽然神工股份已成为这个领域的龙头之一,但“天花板”触手可及。

  在主营单晶硅材料时,潘连胜开始向晶圆行业进发,提早进行了8英寸和12英寸晶圆的技术攻坚和储备。

  时间来到2019年,资本的东风吹向了经营良好、盈利能力不错的神工股份。2020年2月21日,神工股份在科创板成功上市。晶圆生产,作为国内半导体产业链中“缺课”最多的领域之一,终于出现了神工的身影。

  对潘连胜来说,这是他的“第二次长征”。

  “目前,国内8英寸高端晶圆依赖进口比例在50%以上,而12英寸进口依赖几乎是100%。”潘连胜说,晶圆国产替代形势紧迫,同时也是一片产业蓝海。

  在神工股份已建成并试生产的晶圆车间,潘连胜指着一台占地不足3平方米的平坦度测量仪告诉记者,采购这台小小设备就花了3000万元,每年维护费近100万元,“没办法,整个产线90%以上的设备是进口,甚至连耗材抛光布也需要进口。”

  去年以来,“缺芯潮”席卷全球,波及手机、电脑、家电、汽车等众多行业。关键原材料、核心设备供应困难,形势同样严峻。“努力解决这些问题,就是我工作的意义。”潘连胜这样说。

  与记者两年前那次来到企业采访相比,神工的“块头”正在变大:西侧的一期晶圆生产车间已投入使用,北侧的工地建设如火如荼。2021年,公司实现净利润2.18亿元,同比增长117.84%。

  “争取到2035年,我们可以和信越化学、胜高这样的头部企业同台竞技。”言及愿景,潘连胜眼中有光。

  记者 胡海林 赵 铭


责任编辑:田理

东北新闻网微博

北斗融媒

*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,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
请您来信来电(024-23187042)声明,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。

${channel_name!""}